传奇文化传媒

只要思想维新 余生都是青春 ——著名东方学家孟昭毅教授访谈

只要思想维新 余生都是青春
——著名东方学家孟昭毅教授访谈

 

孙瑞祥Jack Sun

(孟昭毅教授)

2024年是我在天津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毕业15周年,一直想采访自己的业师孟昭毅先生写一篇学术专访,今年5月借短期回国机会才得以如愿。

5月19日那天我们相约在天津华苑见面,孟先生带给我亲笔签名的两部新近大作。一部是《比较文学主题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出版),这是我国首部比较文学主题学研究专著,系统地提出了中国比较文学主题学的建设构想。另一部是《丝路重驿-印度的再发现》(东方出版社2022年出版),论著从文化、文学和交流三个方面,对古代印度进行了深入系统研究。两部力作在学界引发了热烈反响,好评如潮,我们的话题就从这里开始。

(孟昭毅教授向孙瑞祥赠书)

我向孟教授提出了三个问题:1.您是如何走上比较文学研究之路的;2.您的主要学术成果和学术观点是什么;3.您对青年学者有什么期冀。孟先生向我娓娓道来。

一、师从季羡林等先生术有专攻

说来话长。孟先生读大学前曾经担任过中学英语教师,对中外文学的关系自然早有关注。他1978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中文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承担外国文学教学与研究。生也有涯,学也无涯,学海茫茫,术有专攻。孟先生深知作为大学教师,找准自己的研究方向并矢志不渝坚持下去至关重要。

机缘巧合,1983年6月,天津高校和天津外国文学学会联合召开了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国性的比较文学学术会议“天津比较文学讨论会”,此次会议被乐黛云先生高度评价为:“初步聚集了一支中国比较文学的队伍”。正是在天津家门口召开的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会议, 成就了孟先生此后的学术人生规划。虽然他当时正在西藏大学支教而遗憾错过了会议,但这一重要的学术动向深深启发并感染了他,不久他便在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发表了《〈长生殿〉与〈沙恭达罗〉》,并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资料转载(1986),这应该是孟先生比较文学研究的开篇之作。

(孟昭毅教授与乐黛云、湯一介先生合影)

1985年夏,孟先生参加了在深圳大学召开的中国比较文学学会成立大会暨首届年会,由此成为后来业界所称的中国比较文学“黄埔一期”的重要成员。会议期间,他还荣幸参加了学界泰斗、中国比较文学开拓者季羡林先生召集的一个小型会议,商议筹备东方比较文学研究会事宜。孟先生之所以应邀参会,是因为季先生很欣赏他的才华,此前他们多有接触。1984年春,孟先生参加了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举办的“全国高校教师东方文学进修班”的学习并担任班长,给季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1985年夏中国比较文学会成立大会,中间老者为季羡林先生)

交谈中,孟先生一再向我提及前辈学术大师们对他的鼎立相助。继1984年参加“全国高校教师东方文学进修班”后,1992年他到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进修访学,师从季羡林、刘安武等先生。1995年又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师从乐黛云、严绍璗先生进修访学。从此,孟先生不仅领悟了“文章千古事,风雨百年人”的道理,而且确立了自己从东方文学入手研究比较文学的学术方向,即季羡林先生首创的“东方比较文学”的研究领域。孟教授半生追随季先生,他曾发表《季羡林与东方比较文学》一文,表达了对学术大师季先生的敬仰之情。(见《凡人伟业:中外学人眼中的季羡林》季羡林国际文化研究院编,《中国文联出版社》2008年出版)

(孟昭毅教授为季羡林先生祝寿)

抚今追昔,孟先生不无感概地说: “天津比较文学讨论会”及其随后出版的《比较文学论文集》,开启了我的比较文学研究之门,对我以后的学术研究具有重要的启蒙意义。它使我得以成为日后中国比较文学“黄埔一期”的成员,而能够和这么多优秀的学者志同道合,一起为中国的比较文学事业拼搏至今,不能不说是我人生道路之一大幸事。

二、首部比较文学主题学研究成一家之言

积四十余年比较文学研究成果,孟先生著作等身,学术贡献突出。截至2023年,孟教授共出版专著20余部,发表论文、译文250余篇,主编各类学术著作、教材、辞书10余部,成为学界公认的东方学家。

仅以其代表作《比较文学主题学》为例,这是孟先生的扛鼎之作,是在他2012年主持申报并获批的比较文学主题学领域首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研究基础上历时8 年倾力完成的专著。他认为“比较文学主题学的形成史几乎就是一部比较文学学科发展史”。有鉴于此,他倾数十年之功于主题学研究,“成一家之言“的学术成果得到了学界公认。同行学者是这样评价的:本书资料详实、体系完整,既坚持中国立场,又体现世界视野;既强调继承传统,又锐意创新理论;既坚守文学原点,又重视跨界研究,是国内首部比较文学主题学研究专著。(高永《比较文学主题学理论的中国本土化——孟昭毅<比较文学主题学>评介》, 《中国比较文学》2023 年第3 期)

《比较文学主题学》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即理论编、史论编和实论编。“理论编”主要解决比较文学主题学学科史的各种疑难问题,分析主题学的发生学意义,探索主题学的哲学内涵,并论述百年来中国学者在主题学学科史研究方面不容忽视的贡献;“史论编”从历史的时间顺序评论主题学在中国形成的三种主要研究领域,即文艺学范畴的主题学研究、比较文学范畴的主题学理论的研究、中国文学范畴的主题学研究,并对其中主要的代表人物的研究观点进行评述;“实论编”主要分析中外文学涉及比较文学主题学内容的具体研究实例。

在这部皇皇60 余万言的著作中,孟教授不仅给比较文学主题学下了一个明确的定义,而且系统阐释了建构中国比较文学主题学的理论意义。他在全面梳理和总结西方主题学历史与理论的基础上,结合中国主题学研究实践,提出了符合中国当代语境、体现中国话语体系建构诉求的比较文学主题学理论体系,实现了外来理论的中国本土化。学界认为《比较文学主题学》是具有清醒学科意识和学术创新意识的中国学者,站在本国立场上,以中国话语体系建构为已任,为在比较文学主题学领域中发出中国声音、表现中国特点、反映中国水平而勇敢开拓的结果。(高永《比较文学主题学理论的中国本土化——孟昭毅<比较文学主题学>评介》, 《中国比较文学》2023 年第3 期)

孟教授的比较文学研究总起来说有三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特别重视比较文学的实践性,即强调实践在比较文学学科建设中的作用。第二,以东方话语研究东方文学和比较文学。他在力图超越西方中心主义的同时,也试图超越东方沙文主义的思想局限,努力保持一种多元文化并存的立场。 第三,注重实证研究。孟昭毅非常看重法国学派的“影响研究”范式,他的研究多从具体范畴提出问题,并运用实证方法以解决问题。(李洁《20世纪末中国比较文学研究概述》,《北方论丛》2008年第4期)

纵观孟先生的学术历程,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这句老话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学必借术以应用,术必以学为基础,这是蔡元培先生的学术观。孟先生认为,书斋式的学理研究固然重要,但田野考察、生活体验式研究同样不可偏废,尤其是对比较文学研究而言,没有亲身的体验和实地考察,就没有真切的比较和感悟。自从卸任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职务后,他轻松了不少,常以“背包客”的身份在研究生的陪同下周游列国进行文化考察,十余年间,走访了四十多个国家。在与各国同行进行学术交流的同时,深入了解异域文化,增广见闻,形成了一篇篇脍炙人口的文学随笔,学生们说,聆听孟先生的学术报告亲切感人,如沐春风。

(1999年,孟昭毅教授与国际比较文学协会名誉主席杜威.佛克玛在九寨沟留影)

三、博观而约取 小叩辄发大鸣

从1993 年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算起,孟先生已培养海内外硕士、博士生150余名。在做人、做事、做学问上他给学生们留下的印象是严谨、豁达、亲和、低调。他培养的众多学生早已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取得了骄人业绩,或当教授、博导,或做院长、学科带头人,或在海外从事跨文化传播交流,桃李满天下这让孟先生感到十分欣慰。

(2009年,孙瑞祥同届同学在答辩会后与导师们合影)

谈到对青年学者有什么希望,他讲了下面这番话:使我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北大东语系追随先生们访学。季先生告诫我说,板凳须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字空,这是范文澜先生的治学精神,我们都要学习啊。现在有些人不刻苦努力,正是你们的机会啊!我听出季先生的言外之意,大家都努力,你就更难出头了。因此我想,学如积薪,后来居上;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正如钱鍾书感激文论专家周振甫语:小叩辄发大鸣。因为年轻人来日方长,有资本,只要你坚持到底,有毅力,不懈怠。一生中,一件事,一直做,一定成!

孟先生对年轻人的热情相助和关爱我本人是有切身体会的。我曾经发表过两篇文章,详细记述了与孟先生的交往故事。一篇题为《学贵得师,亦贵得友——我与导师孟昭毅先生二三事》,(详见黎跃进、亢西民主编:《多样性对话与话语建构:孟昭毅先生七十寿辰纪念文集》,中国戏剧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并收录于孙瑞祥论著《 当代中国流行文化生成机制与传播动力阐释》附录,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11月出版)。另一篇题为《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为我打开一扇窗——我的博士学习经历与感悟》,原载加拿大高校文学社成立七周年《我与文学》征文文集,加拿大高校文学社2023年1月出版)。

(2009年,孙瑞祥在答辩会后与导师孟昭毅先生合影)

说来我与导师孟昭毅先生很有缘分。我们的属相同属狗,他年长我一轮,我们都是1978年高考入学,1982年他毕业留校,我从复旦大学新闻系分配来校。我们同在中文系工作,他教授比较文学,我在新闻专业教授新闻学。虽然我们从事的学科不同,但当年在六里台校区那幢老旧的三层小楼里也是经常见面聊天。特别是我迎娶了他们同年级同学崔欣为妻(孟先生在1978级甲班,我夫人在乙班),我们的交流自然又增加了几分亲近。不曾想,24年后我竟成为孟先生的学生,这也算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一段亦师亦友的学术佳话吧。

记得那年我被任命为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不久,我去孟先生办公室讨教为政之道,孟先生毫无保留地向我介绍了他做院长的经验和体会。其中一句话我记忆犹新:有例不可轻言废,无例不可轻言立。他嘱咐我新官上任要谨言慎行,审时度势,我受益匪浅。

孟先生的博士们建了一个“孟们弟子微信群”,大家经常在里面交流,孟先生也不时点评一二,对弟子们鼓励有加。近日他留言:大道不孤,众行致远。只要思想维新,余生都是青春。这不正是孟先生自己学术之路不懈追求的生动写照吗,我想用这句话作为本文标题再合适不过了。愿孟先生学术青春永驻。

2024年6月 多伦多

孟昭毅教授简介:

孟昭毅,1946年出生,北京市人,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比较文学研究中心顾问、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及兼职研究员、大型东方文学与东方文化研究丛书《东方文化集成》综合编主编、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专家、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文史组委员、《外国文学史》国家级精品课程负责人、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比较文学教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理事、全国东方文学学会副会长、全国高等学校外国文学教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澳门比较文学学会顾问。

曾师从季羡林、乐黛云等著名学者,主要从事东方文学和比较文学研究。出版学术专著《东方戏剧美学》、《印象:东方戏剧叙事》、《东方文学交流史》、《比较文学探索》、《比较文学理论与实践》、《比较文学通论》、《比较文学与东方文学》、《20世纪东方文学与中国文学》、《外国戏剧经典文化诗学阐释》等20余部。出版文化游记《天竺纪行》(与郁龙余合作),主编全国性教材多部。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外国文学评论》、《外国文学研究》、《国外文学》、《文化译丛》等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译文200多篇。先后7次获得省部级社科一、二等奖。曾参与完成国家社会科学重大项目,及主持完成国家社科项目、省部级项目多项。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孙瑞祥教授简介:

孙瑞祥Jack Sun,新闻学教授、文学博士,19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2009年天津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毕业。原任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经济消息报天津记者站站长。硕士研究生导师,天津市教学名师。中国新闻史学会新闻传播教育史研究委员会副会长、《中国新闻传播教育年鉴》编委会副主任委员。出版论著六部,发表各类新闻、文学作品二百五十余万字,获得省级优秀新闻作品一等奖。

定居加拿大多伦多,担任加拿大传奇文化传媒集团总编辑,多伦多音乐学院影视传媒系特聘教授,多伦多华裔媒体工作者协会高级顾问,加拿大天津社团联合总会顾问。加拿大观察、北美瞭望、瑞祥视界、瑞祥文创工作室创办人。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